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2020.01.23: 港大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管轶21日与团队到武汉,研究病毒传染源头。管轶于23日早上接受《财新》记者访问,认为武汉封城实际效果存疑,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直言,“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管轶为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成功确定了SARS冠状病毒及广东活禽畜市场的传染源,遏止2004年年初SARS的再次爆发。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他早前已判断出该病毒可人传人、与SARS发展曲线相似等。

  管轶在22日已回到香港,即时进行“自我隔离”,将自己锁在家里。管轶说,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猪瘟等,形容自己“身经百战”,但对这次武汉肺炎,连他也感到“极其无力”,并且无法跟SARS 疫情相比较。他表示,“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十倍起跳。他强调,现时“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

  管轶离开武汉前,感觉市民仍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就像一个可能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地方,人们却还在大开派对,没有任何战争动员和准备。这里已经成为疫区!我更担心的是好像原子弹爆炸冲击波会使国民损失多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