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日记称中国人迟钝肮脏

但是在他的私人文字中,这段1922年10月至1923年3月的旅程“将他人描绘为生理上的劣等人,这是显然是一种歧视的特征”,本书编辑、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爱因斯坦全书计划(Einstein Papers Project)的助理主任泽埃夫·罗森克兰茨(Ze’ev Rosenkranz)写道。

“我想,很多言论都会让我们感到十分不快——尤其是他对中国人的评论,”他还告诉《卫报》(The Guardian)说。“这似乎与他作为伟大人道主义楷模的公众形象形成了反差。将本书与他较公开的言论对比,我觉得是十分惊人的,”他补充说。